当前位置:在职研招网 >> 在职研究生院校 >> 中国人民大学
中国人民大学史彤彪:鱼儿自由是因为有法律照应
来源:在职研招网(www.zzyedu.org) 【在职研招网官网】 发布时间:2018/3/5 9:44:00

  中国人民大学史彤彪分享:钓鱼是一项有益的活动,既能修身养性,也能消磨时光,还可一饱口福。

  唯其如此,世界各国都有众多的钓鱼爱好者,而且这项运动并不需要多大的技巧,只要能不空手而归就称得上是高人。

  但现在要聊的是,在江河湖海中畅游的鱼儿为有限资源,在性质上属于公有财富而非一己之利,垂钓又是玩乐之事,要想公私双赢就得有一定的说道,毕竟“无规矩难成方圆”。

  法国是一个法制严明的国家,有人开玩笑说:“法国法国,顾名思义,就是法治国家。”单说它的渔政管理,就细得出奇。钓鱼要纳税,不仅江河湖海的税率不同,各个省市也不一样。就是在巴黎一个地区,不同水域价码也有区别。在塞纳河垂钓,1年期的税费是280法郎,而在巴黎近郊莫东市森林内的小湖下竿,每年需交500法郎。巴黎四季气候温和,水面从不结冰,所以一年到头天天可以钓鱼,但自春至冬,早晨开竿和晚上收竿的时间逐月逐周都有不同,钓鱼者必须仔细看好,以免违规。另外,钓上来的鱼,哪种鱼多大尺寸、多少斤可以拿走,哪些必须放生,都有非常明确的规定,含糊不得。

  新西兰的海边立有牌子,上面写着钓鱼者须知,内容庞杂,如可钓鱼类的品种、最低尺寸、最高条数(每天最多只能钓2条)。

  根据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法律,钓鱼时只准用1根竿,如果用了2根则被视为违法要吃官司。马里兰州的钓鱼法印成小册子竟然有12面,共7章63条145款,约5万字,主要内容有:钓鱼必须凭执照;一人最多只能用2根钓竿;钓竿最长不得超过4.8米;丝线最长不得超过19米;不得用电动卷线钓竿;1根钓竿最多只能安2个钓钩;钓钩上不得有倒刺,否则人们在脱鱼时往往会将鱼唇拉裂,徒增鱼的痛苦;不准用蚯蚓、蜻蜓、小鱼、小虾等小动物作饵,否则对小动物构成摧残;脱鱼时不得脱裂鱼唇;过小的与怀孕的雌鱼要放回湖里。对于所谓的“过小的鱼”这一项,不同的鱼有不同的尺寸规定,有的按长度,有的按重量,有的按腰部周长等等。千万不要以为这些规定只是写给人看看而已,装备精良的森林警察(交通工具包括汽车、水艇和直升机)随时会出现在深山野湖,一脸严肃地检查垂钓者的钓鱼证件,捧起盆中的饵料用鼻子嗅上半天,为的是搞清里面有没有掺小动物的肉,并查看所有的钓钩。在钓鱼区的门口,森林警察要检查装鱼的网兜。违法者当然会受到严厉处罚,战利品中被挑出两条很小的鱼或者一条大肚子鱼可能受罚500美元,但这还是次要的,如果光是钱的事有人根本不在乎,要命的是违法记录将被录入信用系统,成为一生的污点!以后不管到什么地方,看病、坐飞机或是到餐馆吃饭,人家一输入你的身份证号,就会看到这条违法记录。还有,违法者同时会得到森林警察赠送的一本《马里兰州钓鱼法》。

  有人说了,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,高抬贵手吧?美国执法者是不会轻易被说动的,因为在他们的记忆里没有“说情”一词。不信是吧?那就举个例子。2003年的时候,一个人打到一只狐狸,森林警察发现那狐狸中了4枪,要罚款600美元,此公闹到法庭结果还是输了,因为狩猎法里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———对于狐、兔类小动物,最多只能打2枪,如果还不死就不许再打了,这也是为了减少它的痛苦。得克萨斯州的法律规定,一次打到的猎物不能超过5只,小布什总统在自己的克劳福德牧场猎鹌鹑也必须见好就收(他确实曾在一天内打到5只鹌鹑),绝对不能以“今天神了以至于枪怎么打怎么有”或者“瘾头子上来了”为借口来为自己的行为开脱。

  在我国,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,在禁渔区、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(如网眼儿特密的绝户网)、方法(毒鱼、电鱼、炸鱼)捕捞水产品,情节严重的行为构成“非法捕捞水产品罪”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罚金。但应该承认,我们在用刑罚向犯罪者宣战的同时(先不论效果如何),却实实在在地忽略了对钓鱼爱好者进行行政上的规范管理。

  相比之下,于法国和美国人眼里“忒事儿”的钓鱼,在中国倒是异常简单。

  在商业钓场(大多为个人开的鱼塘),多多少少还是有限制的,例如一般不许用带倒刺的钩子(或许私人觉得心疼?),红虫不能作钓饵(因为是死水恐怕污染水源)。

  而在天然水域(河流与湖泊),钓鱼者可以说是“无法无天”,表现在:

  ———无证上岗(顶多兜里揣着身份证或工作证),到底有多少比较固定的钓鱼者谁都说不上;

  ———也不兴交这费那税的,除了耗点时间、置办行头之外,就没有什么可掏钱的了;

  ———拿什么作钓饵,自己看着办吧,只要能引鱼咬钩;

  ———至于钓竿的长短,用着顺手就行,3到10米不等;

  ———钓线的尺寸也没谱儿,如果能一甩竿儿就够到河湖中央那算你有本事;

  ———更无必须放生那一说,遇上心狠手辣的主儿(甚或是大多数人)可就惨了,小鱼油炸后成了下酒菜或直接喂猫,而大肚子的雌鱼的卵好吃着呢!

  ———钓钩的数量自然无从限制,鱼儿嘴唇横遭撕裂那是它命运不济,都快要上饭桌了还在争论人道主义一切妄谈;

  ———用1根竿者那是凑事儿,2根的也并非专业,一大溜排开的那才算正宗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会有垂钓老人大发豪情,大摆“钓阵”的壮观景象呢?老人的手气如何不好说,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:一是按美国人的规矩,他一下子就得被罚个底儿掉(倾家荡产);二是如此大动干戈,过不了多久就会水清清却无鱼的。

  为了保持人和自然的和谐,我国在森林法中确认3月12日为全国植树节,而意大利却规定生一个孩子要在当地种一棵树。由此想来,我们一直强调“可持续发展战略”的大调子,却不知在细微之处很欠功夫。在此,我虔诚地许下一个愿,那就是在明年或后年的某一天,东方的鱼儿也能在完善、慈爱的法律的保护之下,无忧无虑地生活。

服务电话:010-59648653
民商法在职研究生
企业管理在职研究生
英语语言文学在职研究生

常见问题

  • 北京站
  • 上海站
  • 山东站
  • 广东站
  • 河南站